沙雕世界王者

学过那么多情话,却不知道要说给谁听

肌肤饥渴症(清水)

写在前面:第一次发表文笔幼稚见谅
虚构 是rps但对两位绝无恶意
可能没把握住人物性格特点
掺入自己个人性格会继续改进
还有一些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
不参与饭圈撕逼

  白宇认为自己可能有肌肤饥渴症,是在看影视作品时发现的。本来嘛,自己是个演员要学习的。况且,年轻人谁没有血气方刚的时候。自己只想亲吻,没想更进一步,可又不能给这单造个词。还好,不会和谁发展到这个地步,不用管会不会被发现。

  直到…龙哥亲了他一下。最要命的是,自己无意中回应他了。“龙哥,我这迷迷糊糊地正睡着呢,绝对不是故意的!”“那…”赶紧打断他。“我有肌肤饥渴症,只是无意识地回应了一下,用不着多想哈龙哥。我找助理一下,先走了。”
  真令人惊慌。白老师心想。龙哥那么善解人意,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会和以前一样吧?先这样好了,不然就更令人头大了。
  下午还是拍戏,一场接一场的。龙哥没有再就那个事多说,还是由着白宇闹他,只是由于正在拍黑袍使和赵云澜在地星调查的戏难免有些严肃。
  晚上九点多,朱一龙邀请白宇去健身房。当然去了,只不过是去玩的。果然,练了两下,就到一旁坐着去了。不怎么明亮的灯下,看着朱一龙的白宇忽然觉得龙哥的帅气似乎对自己一大男人也产生了效果。回过神,龙哥停了下来,看着自己。“怎么了龙哥?”“小白,你不是肌肤饥渴症吧?”自己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也知道龙哥已经明白。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小白,你真的不喜欢我吗?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次机会。”白宇点了点头。朱一龙又练了一会儿,两人便回去了。路上,两人都颇有默契地沉默着。
  两人的房间在同一楼层,方便对戏。先路过朱一龙的房间,开门后,白宇自顾自地走了进去。朱一龙把这小孩宠上了天,自己也没什么办法。白宇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腿在茶几上搭着。“龙哥,感情方面我比较天真,也怕被人骗。一直以来我都把我们的关系定义为朋友,就是因为不想去碰那条防线。但我现在改了,心给你了,可别弄丢了。”
  朱一龙走了过去,手撑在沙发两侧,把白宇拢在身下。蹭蹭他的鼻子,在耳边悄声说“你放心,直到世界尽头我也不会弄丢的。”